孤王寡女

发表时间:2020-04-12 20:14作者:姒锦来源:网络

孤王寡女.jpg

作者:姒锦 状态:已完结 字数:301

野史云:她有七段姻媒嫁过三夫十为寡妇,令无数王侯国君为之疯狂,是一个能使正常男人陷入情障却不敢沾惹的女人。她是墨家传人,命定钜子,懂机关,善巧术,会奇门遁甲,一不小心闯入异世,只做几件事。人叫她墨九,叫他判官六她道:我俩一起,正好六九。 他问:六九何意? 她抬头,一脸的笑:那是一种姿势……不,知识!

点击下载

坑深001米 一擒

“小王爷……来……来……”

墨九被人用力推醒时,只觉天旋地转,头脑发懵。

她的面前是一张放大版的妇人脸,蜡黄憔悴,稻草般的头发挽在头顶,用一根破木簪插着,穿着皱巴巴的交领上衣……古装!

墨九惊得生生从土坑里坐起,看着上头的一条土夯大道发呆。

从二十一世纪的阴山古皇陵昏过去,却在这荒郊野外醒过来。

莫非她步了穿越前辈们的后尘?可……小王爷什么鬼?

她身子一僵,迅速往裆下探去。

还好,不该有的东西,并没有。

她睨向那妇人,“你哪位?”

那妇人一愣,哇的哭了,“我是你娘……”

“嗯?”墨九一惊,哑巴了。

亲娘长成这副尊容,她不敢相信自己能穿成一朵花儿。

“你娘的……丫,丫头,蓝,蓝姑姑啊!”

这大气儿喘得,能急死个人。

墨九恍然点头,端出小王爷架子,“风流倜傥”地转了转酸痛的脖子,细想又不太对。这环境与身份也差太多了吧?

她不由蹙眉,“蓝姑姑,本王为何在此?”

“本,本王?”蓝姑姑瞪大了眼睛,“我的姑奶奶,你从驿道摔下来,莫不是摔掉魂儿了吗?这都什么当前了,还在发什么疯?小王爷带人追,追,过来了。快逃!”

“难道我是在逃王妃?那小王爷长得是有多丑绝人寰,我才非逃不可?”她一边被蓝姑姑扯着袖子奔逃,一边做着穿越定律性学术研究。

蓝姑姑泪流满面,“九姑娘,你这疯症,愈发厉害了。”

“我有疯症?”难道她穿越的方式不对?

蓝姑姑哭得更厉害了,“你该不会,把,把借我的银子也忘了吧?”

“……”

墨九心里都是泪。

原来荣华富贵都是空。

原来个个都是她祖宗。

看蓝姑姑的样子,也不像有钱人家。她还得找蓝姑姑借钱,那身世得有多凄惨?怪不得甫一出场就又饿又渴,饥寒交迫,落得逃跑的命运。也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墨九正闷头励志,蓝姑姑却突地停下脚步。

驿道上,有一票人挡住了去路。

看那架势,完全是电影里的撕逼情节。

百十号人,有披甲执锐的甲兵,有青布衣裳的小子,个个长得精神,但墨九最先注意的还是中间那辆黑漆银边上了乌釉的并驾马车。没有大红大紫的颜色,乍一看不惊艳,却处处低调中的奢华——用料考究,做工精细,两匹良驹更是长得油光水滑。

帘帷摆动间,一截剑柄轻轻挑开车帘,又快速放下。

快得墨九只来得及看清他苍蓝色的衣袖一角。

平整、干净,一尘不染。

隐隐的,还有一种似蔬果似薄荷的味儿从中飘出,好像冰镇薄荷水。

难道他就是苦苦追逐、痴情单恋、非她不娶、要把她抢回去百般宠爱的“小王爷”?

不过大热天把帷子遮挡得严严实实,想必长相不敢恭维了。

她正瞅着马车琢磨,一个黄衣绸服的骚包男便拍马向前,挡住了她的视线。……眸深若井,鼻挺肤白,贵气风流,好一副精致的皮囊——只可惜,严重缺乏教养,“小寡妇,你说本王该打断你的腿呢,还是该挑了你的脚筋?”

小寡妇?本王?两个带有特殊意义的词儿,不仅让墨九对自己的穿越硬件更加心凉,也让她对马车上的人又好奇了几分。

小王爷都骑马了,车上的人会是谁?

她心底暗生凉气,却抬高下巴,看向小王爷,“喂,好狗不挡道。我又不认得你,光天化日的,未必还想抢劫?”

“不认得我?”那货冷笑一声,跳下来一把揪住她蓬乱的长发,老鹰捉小鸡似的,将她重重丢在马上,听她吃痛的“嘶”唤,也不知想到什么,盯着她笑问:“那你再看看,本王长得可有丑绝人寰?”

墨九紧紧攀着胯下坐骑,心思一动,讨好而古怪的笑。

“不不不,小王爷,其实你长得很有考古价值。”

“考古价值?”这词新鲜,显然难倒了他。

“嗯,不仅有考古价值,更难得的是——你居然是活的。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墨九含笑看他,眉带春风,眼带秋月,“重点是你们哪个能告诉我……为啥拦我?”

“啪”一声,她话未完,小王爷一巴掌拍在马屁股。那畜生吃痛,高抬前蹄,发出长长的嘶声,像急于摆脱马上之人,狂乱的挣扎、跳跃,癫狂不止。

“骑好了它,爷便好心告诉你。”

墨九脸色一变,喘息不匀的趴在马背上,差点颠簸下来。

“快帮我拉住它,我不会骑马。”

“哈哈哈……”她的狼狈,取悦了小王爷,“小寡妇,你不是要逃吗?爷借你一匹马,你不谢恩,却叫唤什么?”

“救命啊!”墨九惊慌失措,在马背上惨叫不已,可那马儿似是得了鼓励,闹腾得更加疯狂。又踢、又踹,耀武扬威的样子极是唬人,没几下,墨九就在颠簸中,“哇”一声,干呕起来。

“小王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先放我下来……”

“莫说叫王爷,叫祖宗都没用。”这小王爷名叫宋骜,是今上最小的一个皇子,平常就张扬跋扈惯了,今儿为了找这小寡妇,大热天儿来回奔走了好几十里,原就不痛快,得了机会,哪能轻饶了她?

他津津有味地看她在马背上抓狂,眉开眼笑。

“怕什么,最多摔断胳膊腿儿,死不了人。”

“哈哈哈哈!”

侍卫们哄堂大笑,只有那辆马车静静而立。

若非先前那一片衣角与剑柄,定会以为上面是没有人的。

“小王爷,你行行好吧,我真的不会骑马……”拖曳着声音,墨九脸色苍白,惊恐的颤抖着,惹得众人笑声更响,一句句起哄着让她从马上滚下来。

可她颠巴颠巴,却突地直起身,双腿重重一夹,“驾”一声,谁也没想到,那匹青骢竟像撞了邪似的,趁着众侍卫看热闹疏于防备,撒开蹄子冲入官道……

“青骢!”宋骜又惊又怒。

奔驰的骏马上,墨九大笑着,高高扬起臂膀挥动,“拜拜,蠢货们!”

突如其来的变故,侍卫们都怔在当场。

“墨家小寡妇,竟会驯马?”

“这畜生一定是公的,久不近女色……”

“不可能!”一个小侍卫搔搔头,“分明是母的,昨晚俺刚看过。”

小侍卫话刚说完,众人了解的看向他。

“哦。”难得大家异口同声。

宋骜偷鸡不成蚀把米,看那一人一马扬长而去,俊美的面孔上一阵青白,再看那小侍卫通红的脸和其余人暧昧的表情,脸色沉得如同暴风雨前的天空。

“还不快追?!再愣着,晚上一人一匹马。公的!”

*

——呼——

一口气狂奔了百十来里,风声过耳,只有风声过耳。

如果墨九知道这头青骢有着“南荣第一性烈”之名,她肯定会重新考虑刚才的行径。虽然大一时,她经常去马术俱乐部骑马看帅哥,可这么“拆骨”的宝马,她还真头一回经历。

“呕……”

“咕噜……”

两种与众不同的声音在胃里和谐的交迭,摧残她的神经。

她知道不该停马,可日头下那个凉茶摊子的茶水包子,锅里滚动的茶叶蛋,店家揉着面团的长声吆喝,对她诱惑太大,勾得她肚子都快伸出手来了。

翻身下马,她顾不得包里有没有银子,坐下来先灌一口凉茶,方才抬袖抹了抹嘴巴,压着一肚子酸水高喊,“小二,拿包子来。”

包子上桌,热腾腾、白胖胖,墨九眼都看绿了。

“旺财,去看看。”

这声音轻淡疏凉,从墨九背后传来,并未让她从饥饿中抬头。她专心的猛啃包子,直到凉茶棚子突然诡异的安静下来,方才如遭雷劈似的,咬着包子一点一点转头。

火烧似的天空,阳光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凉茶棚外的马桩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男人。青骢那头畜生正没节操地拿脑袋蹭着一个家伙苍蓝色的衣袖,态度亲昵、温存。

那人腰系长剑,颀长俊挺,脸上分明有了一丝轻笑,却惹得火膛般的空气,悄然生寒,周遭的一切都似乎褪了颜色,烈日苍穹下,只剩他一人,一步一步走到她桌子跟前。天空是火,他的眼是冰,交杂一起,为那眼神添了几分神秘的碎金色暗纹……

他的俊美不同于宋骜。

宋骜美得华丽,他却俊得沧桑——遗世而独立的沧桑。

墨九忘了啃包子,眼睛一眨不眨。

那人越走越近,一股子若有似无的薄荷香,终是让她沸腾的心脏寸寸冷却。

“大嫂,吃好了?”他轻轻笑起,嗓音醇厚如酒,却带了丝丝凉意,毒蛇信子似的缠上来,没有丝毫温度,“吃好了,就启程吧。”

一声“大嫂”,惊掉了墨九手上的包子。

小王爷叫她小寡妇,这人叫她大嫂。小王爷是王爷,这人又是什么身份?那这人是她的小叔,她自己又是什么身份?这些人的家谱也太乱套了吧?!

她捋捋凌乱的发丝,强自镇定,“你们到底什么人?”

他不答,也不再看她,侧颜在光影里添了一丝对她的厌恶。

墨九默了默,底气已有不足,“我好端端一个大姑娘,一没谋你财,二没害你命,凭啥跟你走啊?你总得给个说法吧?”

他充耳不闻,拿筷子夹了桌上的包子,凉声道:“看来是吃饱了。”说罢他将包子丢在地上,慢吞吞接过侍从手里的白绢子,仔细地擦手。

“嗷呜。”一声狗吠,带着满足的欢乐。

墨九这才看见他的脚下有一只摇头摆尾的大黄狗,它撒着欢儿的叼着肉包子,像得到奖赏似的,奔前奔后地亲热它的主人,却馋得她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她牙根突然有点痒——

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招不行,换个方式。

她冲那家伙的背影喊:“十二文银钱,你付账。”

想想仍不解气,既然有人付账,她总得土豪一回。

“老板,茶叶蛋两个,打包!”


©2019 时空书库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