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乱天下

发表时间:2020-04-01 22:44作者:西小舟来源:网络

媚乱天下.jpg

作者:西小舟 状态:连载中 字数:148

我是顾西南,我是女人。唾沫四射,声嘶力竭,我大呼我大喊,我泪奔,我泣不成声,我撞墙,括弧,豆腐墙。你说,你说,你说,我容易么?容易么?可顾西南这个鸟人他闪着一双黑眸对我邪笑,媚光四射,活力十足:小柳,我是你的男人。脑袋进水死机,重启提示中毒太深,请杀毒。有女遇到美男,会怎么样?有女遇到众多美男,又会怎么样?有女遇到跟自己重名的美男,又会怎么样?我是顾华宫的柳妃,是被送出的弃妃,是媚妖的卧底,是瓮山的寨主夫人,是魔剪门……媚乱江湖,风生水起,蝴蝶展翅,翩然若飞。

点击下载

001 我是女人

这是啥年代?大把大把的钞票从天上往下掉,掉的都还是印着伟大的毛主席头像的红版,砸吧砸吧,请把我脆弱的小心脏砸的停止跳动吧!钱还在哗哗往下掉,一点要停止的意思都没有,俩眼看的都发直了。心里阵阵呼喊,让这钱潮来的更凶猛些吧。

“呜呜”

一阵嘹亮的号声,伸手接钱的动作戛然而止,定格在模糊意识里。

“呜呜”

更加高亢的号声,尖叫着钻进耳朵,呜呜嗡嗡。。。。。。。

靠!这该死的号声扰我美梦挡我财路,一听这么中音十足的高亢号声就知道今天这号肯定是江达军那丫吹的,胸宽体壮,一看就是杀猪的料,却偏偏跑来当兵,声称要为祖国的保卫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来不及对江丫丫做过多心理讨伐,躺在床上,开始默念,“一二三四……五………………”

“西南,起床吃饭了。”老妈雷打不动每日号声三响后五秒钟叫饭的声音比号声更高亢嘹亮,真不愧是部队文艺兵里的精英老将。

我照样赖在被窝里三秒钟,然后以闪电般速度穿衣下床一分钟搞定外加一分钟洗脸刷牙,然后整整齐齐干爽利索一脸阳光的下楼准备吃饭。

咱亲爱滴老爹大人时刻教导我们,时间就是生命,速度就是法宝,纪律就是准则。当然了,这纪律是他在部队严格教导别人也是更加严格约束自己的共产党纪律,顺带的也植根于儿女心中成了不容反抗的纪律。

楼下严厉不近人情的老爹,风韵犹存的老妈,帅气潇洒的老哥已经围坐在桌前品尝我那可爱老妈的绝佳厨艺。三步并作两步,快速下楼,一屁股跌在椅上,地上吱扭一声,尖利,刺耳,六道目光齐刷刷射过来,特别老爹那利刃黑眸里射出的锐利光芒,生生刺进脸上如嫩肌肤里。

微微贴着桌面缓缓抬头,嘿嘿一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误失误……嘿嘿。”

老爹哼一声收回杀人目光,我偷偷大舒一口气,你说谁愿意一大早的就找这不痛快,更何况老爹时刻教导我们,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吃还要有吃相,站要立正坐要挺胸,目不斜视身正言明。

“东北,吃过饭后跟我去一趟军委。”老爹开口命令,一定不要怀疑我的用词,绝对是命令的口气,这老人家在部队发号施令习惯了,把家也当战场,发起号令丝毫不好糊。

顾东北嗯了一声,别小瞧这仿似从鼻子里哼出的一声恩,也是字正腔圆,雄浑有力,这就是军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部队精英,一声闷哼都要显出其气魄。

顾东北,顾西南,这名字叫得那个顺溜,一不小心大半个中国都给刷过来了,东南西北,多有气势。也就亏得呆板老爹的爱国情怀,一般人谁给孩子这么起名字?顾着东北又想着西南,守卫边疆就要有这样的胸怀气度,稳坐家中顾四方。

可是老爹的爱国情怀却严重影响到我的日常生活,以至于我在后来的很多年里都深受其害。上课,某老师若笑面郎君,朗朗说道,“下面咱们请位男同学来回答问题。”全体女生长舒口气,只有我可怜的低头祈祷,亲乃的帅哥,请忽略顾西南吧。“顾西南。”整个教室集体哗然。这样的事件每年都要发生几次,因为每年升入一个新的年级就会有一批新的老师。一想起这些沉痛往事,我就恨不得钻回老妈肚子里,与其痛苦的活着不如为计划生育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可这爱国情怀估计也是可以遗传的,别小瞧我这年轻小哥,铁定遗传了我老爹的英勇气概,名牌军校毕业,直接进司令部,二十几岁就是响当当的中校了。不亏有人东北人的豪爽雄壮。

而我顾西南就不行了,天生对军人忌惮,打死了不考军校,硬是虎口拔牙报了个医学专业,心想总算从军事家庭里挣脱出来了,铁腕老爹某天却说了句生生摁死人的话,“西南,好好学,咱们部队同样需要医学人才,等大学毕业了,再参军训练几年,做个合格军医。”

闻言厥倒,声嘶力竭的嚎啕大叫闷在胸口,差点捂出一口血来,也来个血洒疆场。括弧,老爹与我的疆场。

吃过饭顺子的电话不急不慢稳稳打过来,“西南,周末出去逛圈?”说着还打个嗝,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

“小子,昨晚又那噌去了?”这小子在家是决不会老老实实吃早饭的,不在床上赖到中午决不起床。

“颜颜家去了。”小子喉咙里又窜出嗝碌一声,催着问,“去不去啊?”

“去哪里?如果是去颜颜哪地方就免了。”懒懒的拿着电话,站在窗前,从三楼上隔着高墙往隔壁小军区里看,一排小士兵正稳稳站在初生的朝阳里站军姿。

“丫想去还得带大把票子哪,免费让你去这便宜赚大了。”顺子嘴里又嘟囔几句,听不清说的什么,估计颜颜就在他旁边哪。

“不去,今天老爷子有事,你自己玩去吧。”说着挂了电话,靠在窗边继续看小士兵们站军姿。

颜颜是颜舞厅的老板,跟着顺子有两年了,也算是混过大场面的人了,半推半就的就做了顺子的小情妇,不过倒是明着的,跟那些地下情人不一样,他二人就差办证了,当然了这证是永远都不会办的,颜颜心知肚明也是心甘情愿。

顺子老爹跟我老爹分居俩师,不下上下,都是本城响当当首屈一指的人物,颜颜这样的儿媳妇他是看也不会看一眼的,更别提让她进门了。

跟着顺子去舞厅的时候也不少,都是混吃混喝,唱唱跳跳几回就下场了,颜颜那里的小姑娘倒是一个赛一个水灵,媚眼如丝的望着你,恨不得把你溺死在那一汪深潭里,生意那个火自然是生龙活虎如日中天。

在几次被人误当舞厅小姐调戏,当然了是未遂,就再也不去了,怎么说咱也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维护下学生荣誉还是需要滴,虽说这就要走出小门踏进花花世界了,那也得保持分寸不是。

墙那边的小士兵们显然有些撑不住了,那个站姿站的歪扭七八,为首一人从队里超前跨两步,立正转身,呵斥一声,“立正,稍息。”几个小兵吓得都一震,估计是没听过这种弓着嗓子从炮筒里轰出来的粗悍声。

连个军姿都站不好,还想当好兵?转身从窗前走开,现在军人可是很多小姑娘的梦中情人!而我顾西南就生活在梦中情人的天堂里。。。。。。痛苦不堪。

本来一个大好周末乐悠悠呆在房间清净清净,偶尔隔着高墙瞭望几下小姑娘门心中的梦中情人们受苦的样子,多么惬意的生活,结果老妈非要拉着我大扫除,还要把家里所有衣服洗个片甲不留,硬是逼我换上顾东北的衣服,一身迷彩服。为了摆脱老妈不厌其烦的唠叨,只好扒了身上衣服,乖乖扔给老妈。

就在干完拖地擦玻璃等等一系列累的要命的活后,老妈又偏不饶人的非要我出去帮她买东西,然后是一阵机关枪似的唠叨,得,投降,乖乖下楼。顺便照个镜子,风姿飒爽,帅呆了。

刚走出军区大院,向右拐了弯,就听见有人在大叫,“来了个当兵的,军人军人……”我一愣,在军区这块地全是当兵的,看人穿着军装有这么兴奋么?还是我这巾帼女儿装实在太帅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人拉着狂奔往前走,那人嘴里还乱七八糟的说着,“求求您救救我儿子。”

好不容易明白过来原来他儿子玩耍不小心掉进公园的小河里了,我就已经置身于满是渴盼信任的目光里,很突然的就有一种英雄气在胸间流窜,所以当时想都没想立马就跳进河里。

在水底摸索了半天才抓到小孩的胳膊,正准备把他抱出河面,居然发现脚动不了了,脚踝被河里的水草死死缠住,从河底往上看,还能看见河上围着的焦急万分的人正含满期待的向河里看,英雄之气又传上心来,感觉自己就是他们心中的英雄,拼尽力气把孩子举起来,手上的孩子终于被接过去。

脚在水里挣扎几下,缠在脚上的水草居然松了许多,竭力浮出水面,身子又是一沉,掉下去的瞬间,听见有人喊道,“小伙子又掉下去了。”

靠。。。。。。。。。我是女人。头发短点而已。

上一篇诡秘之主
分享到:
©2022 时空书库 版权所有